毒草:用之有道,方能变废为宝

ManBetX万博官方网站政府网 http://www.forestry.gov.cn2022-06-16来源:中国绿色时报
【字体: 打印本页


三色马先蒿 张晴摄

居住在乡村的人们都知道,山野村外生长着不少草药植物,有着很高的药用价值。乡村也有很常见的毒草,不熟悉的人贸然钻进草丛采摘,很容易引起皮肤红肿瘙痒。但毒草就完全没有利用价值了吗?日前,《中国绿色时报》记者就这一问题,采访了中央民族大学生命与环境科学学院教授龙春林。

“草原毒草一般是指草原上对人畜有害的植物。植物学和药物学把有毒植物定义为人或者牲畜误食之后引起各种中毒症状的植物。”龙春林说,植物有毒没毒是一个相对的概念。一些有毒植物在摄入量比较小的情况下,对人畜没有太大的毒害,这类有毒植物是非常多的,我们不能把这些植物都算在毒草里边。在我国,可导致中度和重度中毒的毒草有2000种左右。

所谓毒草,简单来说就是有毒的植物。“人畜吃了会导致中毒反应,对消化系统、血液循环系统等会产生非常大的过敏反应,导致物理损伤或生理损伤。比如半夏含有较多草酸钙结晶,它会给人一种强烈的灼伤感。毒草中某类有毒物质的含量特别高,容易引起中毒,这类毒草是比较常见的。还有些毒草表面有毛,例如荨麻和蝎子草,会释放化学物质刺激皮肤表面,产生严重的刺痛和灼烧感。”龙春林说,在草本植物中,毛茛科的乌头、翠雀、银莲花、毛茛,茄科中曼陀罗、颠茄、天仙子等的毒性都很大,误食可能会导致人畜死亡。杜鹃花科的杜鹃花属、马醉木属、金叶子属等这些类型的植物都是有毒的。茄科中有一种草本植物叫三分三,民间有时候就用它做药,但只能称3分3钱的量,服用过量就会引起中毒,严重者可致死亡。这也充分证明了一些毒草的毒性是非常大的,使用时要非常小心。

瑞香狼毒 龙春林摄

有毒植物的毒性也不是绝对的,有些植物只在某一个时期或某一个部位有毒。

龙春林给记者举了这样一个例子。草本植物龙葵,北方叫白花菜,南方叫苦凉菜,是一种野菜,但大量摄入也会导致中毒。还有一个大家再熟悉不过的草本植物——马铃薯。马铃薯作为人们餐桌上的“常客”,深受大家喜爱,但长芽的马铃薯有毒,不能吃。

北方草原常见的草原毒草大约有200种。草原毒草的生物量的增减、栖息地的变化和生态环境变化有着密切的关系,尤其和人类活动有关。龙春林说,一片草原过度放牧,导致牲畜爱吃的牧草被啃食干净,留下毒草。毒草扩大它的领地,不断繁殖、增长。没有牲畜啃食,毒草越长越多,最后草原变成毒草的天地。人类活动还不仅仅是放牧,地下水的过度利用也给优质牧草带来了毁灭性的打击。地下水位下降,禾本科、豆科等一些优质牧草因为根系较浅难以吸取水分,导致死亡。而毒草相对抗旱能力更强,优质牧草少了,它的生存空间反而越来越大。如果发展下去,对草原生态乃至草业、畜牧业的发展都会带来很大的影响。

除了人类活动,全球气候变化也同样影响着草原毒草生长。“全球气候变化,导致一些牧草,尤其是禾本科这类没有贮藏器官的植物无法储藏水分,在高温、干旱的环境中枯萎而死亡。而很多毒草如瑞香狼毒有发达的地下器官,能够储藏水分。在抵御干旱、抵御气候变化的过程中,毒草的优势要比牧草大很多,因此气候变化也成了毒草生长的‘助推器’”龙春林说。

美丽的乌头 龙春林摄

但是,毒草并不是没有利用价值。

龙春林介绍说,首先毒草可以做药。举个例子,如剧毒的马钱子,其载入历版《中国药典》,中医以种子炮制后入药,有通络散结、消肿止痛之效,也可以做农业除害药,可毒杀鼠类等。其次,毒草还可以用来观赏,比如毛茛科的乌头、翠雀等,很多都可以作为观赏植物。第三,毒草还有一个重要的作用就是生态防护。不少毒草耐旱,在干旱区长得很好,虽然对人畜有害,但在一些荒漠化地区,可以起到很好的生态防护作用。

龙春林表示,有些毒草长错了地方,或者说是我们认为它长错了地方,但有些地区其实很需要它们。我们应该正确认识毒草,与之和谐相处。但在人类无节制活动导致生态失衡、毒草大规模生长的时候,还是要进行适度的干预和管理。比如一片草地,本来应该有几十个物种同时共生,但现在只有一种毒草在生长,这时我们就要尽量减少毒草的生物量,增加其他物种的数量,保护草原的生物多样性。

正确看待毒草,才能从中找到其真正的价值,合理加以利用,生态系统才能永续活力。(王辰)

【纠错】